本報記者 桂傑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22日04版)
  溫鳳麟是北京的一名跑步愛好者,大家都管他叫三兒。三兒最近火了,是因為有人發佈了一個關於他的視頻《宅男跑步18公里上下班,狂減18公斤》,截至目前,這段視頻在優酷上的點擊率已經接近300萬次。
  三兒參加過國內的馬拉松,還參加過韓國首爾馬拉松和美國芝加哥馬拉松。大多數人很難從外表猜到他的年齡,10月末的北京深秋,他一身短衣短褲,一副剛畢業的大學生的樣子。10月19日的北京馬拉松,三兒的成績是3小時29分30秒,在跑友裡面是比較好的,他到達終點後,在那裡等著後面陸續到來的跑友。
  認識三兒的人都說他是一個奇跡,因為一年多以前,他還是一個喜歡吃薯條、喜歡宅在家裡打游戲的100公斤的“死胖子”。一年半以前,有朋友對他說,何不用午休時間到周邊的健身房“耍一耍”,三兒好交朋友,就去了,辦了張卡,每天在跑步機上走三四公里,一個月過後一稱體重,“居然瘦了七八斤!”他忽然覺得跑步這事兒很神奇,於是去健身房更勤了,“我跑壞過別人兩台跑步機,因為我當時的確塊兒太大了。”隨著體重的下降,三兒對於垃圾食品和游戲也不那麼迷戀了。
  在室內跑了一段時間後,三兒開始結交跑友,到室外跑步,天氣好的時候,他就從自己上班的中關村普天大廈往位於石景山的家跑,路程18公里。“我曾經擔心自己跑不下來,沒有想到,根本沒問題。”跑了一段時間後,三兒參加了21公里的半程馬拉松,輕鬆完賽。從那以後,他對馬拉松上癮了。有一次,在零下40攝氏度的黑河他自己跑了一個半程馬拉松,冰天雪地里跑到大汗淋漓,渾身上下冒熱氣,“跑者是孤獨的,那種巨大的喜悅感無人可以真正分享”。
  除了自己跑步,三兒對指導別人跑步也很熱情。“跑馬拉松,正確的呼吸方法,兩步兩吸、兩步兩呼的節奏可以適用於大多數人。”他說,10月底,他拿到了國家體育總局頒發的Rslab1級專業跑步教練資格證書,他很認真地說:“我想,這是可以乾一輩子的事兒。”
  跑步愛好者開始跑步時的理由各種各樣,崔啐啐前不久參加北京馬拉松是想“用正能量感染兒子”。
  當終點被踩在腳下的時候,崔啐啐低頭看了下腕表,6小時零8分鐘,不丟人,但由於沒有跑進6小時,她沒有拿到獎牌。
  “我根本沒有跑馬拉松的實力,參加北馬就是想試驗下,看自己能否堅持住。以前跑步從來沒有超過15公里。”崔啐啐今年36歲,是一個7歲男孩的母親。她說,小時候,看著跑馬拉松的人從自己家門口過,她覺得“那些人是一群瘋子”,從來沒有想過馬拉松這件事會和自己的生活有任何交集。
  不久前參加的一次活動改變了她的想法。9月13日,崔啐啐和3位朋友組隊參加了“徒步善行者”活動,從居庸關長城腳下的停車場起步,需要翻過兩座山,然後一直到昌平縣城,總計50公里。那天,剛好是崔啐啐87歲的奶奶過生日,一家人團聚在一起,就差她一個。她在家裡的微信群里留言:“我用徒步暴走50公里做公益的方式為奶奶祈福。”群里炸開了鍋,大家表示各種擔憂。
  活動結束後,崔啐啐在微信朋友圈裡發佈了信息,結果募集到1.3萬多元,募集的善款進入全國前10名。那是在大城市長大的崔啐啐從來沒有過的體驗,50公里,12小時,從清晨走到日暮,“支撐我走到最後的,是其他3名小伙伴的不離不棄,更是家裡人的鼓勵”。
  50公里後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挑戰馬拉松,最驚訝和最有期待的是他7歲的兒子。“跑步沒那麼難,需要體力,但更重要的是意志力,到後來,很多人都是邊走邊跑,我融入跑馬拉松的人群之後發現,他們不是瘋子,是一群和自己賽跑的人,不為別人,不懼霧霾,只是為了完成自己的目標。”崔啐啐說。
  參加比賽那天,在崔啐啐跑步要經過的一個地方,婆婆和兒子一直在守望著她,到了之後,她接過兒子手中的水喝了幾小口,然後,擁抱下羞澀的兒子,“媽媽繼續出征!”“老媽,你太牛了,下次我陪你一起跑馬拉松!”兒子在身後大聲喊道。“我希望自己用正能量感染兒子。”崔啐啐說。
  跑步者大多是孤獨的,年近50歲的人跑步就更孤獨。在跑友者中,王岩是年齡比較大的,今年49歲,女兒在美國讀大學。
  前不久,藉著送女兒上學的機會,他在芝加哥參加了一次馬拉松,成績是4小時48分零2秒。在奔跑的人群中,像他這樣的黃皮膚亞洲人並不多。跑馬拉松在芝加哥有著悠久的歷史,參加跑步的所有人都受到英雄一樣的禮遇,一路上很多市民在路邊要求擊掌,有的市民自發前來送水、送點心,“那種感覺真的是太爽了!”
  跑步之前,王岩打網球、走路,到了中年,肚子慢慢起來了,而且脂肪肝也有了,血壓也到了臨界值。“必須找到一種新的鍛煉方式。”2013年7月,一家體育用品商店舉行活動,王岩誤打誤撞進來,結識了一批跑友,開始了自己的跑步生涯。
  “教練帶著跑了一段時間後,就喜歡上了,一天不跑就缺點啥似的。一開始跑步的時候覺得枯燥,5公里得休息兩到三次,後來就漸漸找到方法和感覺了。當時教練說,我至少要堅持一年才能跑半程馬拉松”。結果2013年10月,他就參加了在北京舉辦的半程馬拉松,順利完賽。跑步5個月後,他又第一次參加了廈門全程馬拉松,也順利完賽,並拿到獎牌。
  在王岩看來,跑步給了他一個積極的心態,除了和跑友見面外,晚上基本上不參加應酬。“鍛煉後的那種自律感很強大,特別重視自己的飲食和休息,道理很簡單,因為第二天還要跑步。”現在,王岩的脂肪肝已經沒有了。
  今年10月19日的馬拉松,王岩也報了名,很多跑友都去了,但他卻選擇了退賽。“跑步的初衷是為了健康,不是為了逞能。空氣如果損害健康,就別玩命。”王岩說,去年有一次,也是霧霾很嚴重,他在大街上陪著朋友溜達兩個小時,咳嗽了兩個月。他說:“首先是健康,其次是成績。最希望‘天藍藍幾許,莫負跑者心’。”  (原標題:“他們不是瘋子,是一群和自己賽跑的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花市

xv98xvbb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