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駐邢台抗癌食物記者 盧玉輝 文/圖
  南就水是邢台縣白岸鄉一個小山村,地處太行山深處,1942年5月,日本侵略者對太行抗日根據地進行規模空前的“掃蕩”。當時,八路軍兵工部四所一分廠設在南就水村,因為搜查無果,日軍對百姓進行屠殺,當天36名村民被殺害,製造了震驚當時的“南就水慘案”。今年8月17日,日本銘心會和日中友好希望之翼(長崎)訪華團來到南就水村,對慘案的幸存化療飲食者進行走訪,表示將把這些資料整理成冊,讓更多的日本民眾瞭解這段歷史。
  日本民間組織快閃記憶碟走訪幸存者
  8月17日,剛下過雨的太行山空氣清新,通往山間的小路還有一些泥濘,一輛大巴車載著14名日本訪華團成員來到南就水村,這是日本銘心會第29次、日中友好希望之mSATA翼(長崎)訪華團第12次來到中國。
  松岡環是日本銘心會創會會長,她主張日本應深刻反省戰爭罪行,對受害者道歉並賠償,讓下一代竹北買房子瞭解歷史真相。她原是大阪府松原市一名小學歷史教師,1988年在給學生進行“和平教育”時,不滿日本政府配發的歷史教材,獨自跑到中國來調查。1990年,她發起名為“銘心會南京”的市民運動,把她關於南京大屠殺的研究,通過親歷者證言集會等演講的方式嚮日本民眾展示。為代表日本人表達悔意,她在每年的8月15日,帶領銘心會成員,到“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”參與和平集會,舉行悼念活動,尋找當年被日軍殘害的中國人的幸存者。每年12月13日,她在日本發起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言集會,用日語告訴日本人一個個大屠殺幸存者的名字。
  同行的河北大學劉寶辰教授介紹,之前他和銘心會有過聯繫,今年通過邢台的同學南振國得知邢台還有被日軍侵害的幸存者,決定對這些幸存者進行走訪,用他們的經歷還原歷史真相。
  走進南就水村,松岡環一眼認出了近80歲的任雙妮老人,幾步走到她的跟前,詢問這段時間過得可好。松岡環說,今年3月曾來過一次南就水村,和村裡的老人簡單聊過,這次過來是帶領更多的會員瞭解當時的歷史。
  全村一天36人被殺
  1942年5月,日軍對太行抗日根據地進行規模空前的“掃蕩”。當時,八路軍兵工部四所一分廠(生產步槍子彈)設在南就水村。兵工廠得到情報後,動員群眾“空室清野”,組織工人和民兵,把機器設備和庫存子彈運進深山谷掩藏起來。5月25日,日軍在村中搜查無果,下午開始搜山。當日軍把兵工廠部分工人逼到老牛巷山梁時,為掩護工人們轉移,南就水村民兵自衛隊在對面山林向敵人開槍,但終因寡不敵眾,自衛隊隊長王臣富、副隊長孫立祥壯烈犧牲,孫老六、安永富、翟守貴等3人被俘。
  5月26日中午,日偽軍再次大舉搜山,包圍了黑龍背,從三面把隱藏在山頭的幾十名群眾逼到崖邊。日軍從人群中挑出10名青壯年,逼他們帶路尋找軍工設備,遭到拒絕後將他們挨個兒槍殺,並用刺刀將他們挑下懸崖。任雙妮老人身上至今還留著槍傷和刺刀傷。“一說起日本人就恨,娘和姐姐都被殺了。”任雙妮老人說,當年她7歲,母親拉著她往山上跑,走到半山腰看到一個漂亮的女人跪在地上,被3個日本兵殘忍地殺死了。“把所有人都趕到了殺人場,有30多個村民,七八個日本人用槍一個個地打村民,然後用刺刀挑到懸崖下邊。”任雙妮說,當時她離母親和姐姐還有一段距離,眼看著兩個人被挑下懸崖,後來輪到她,幸運的是子彈穿過了大腿,挑向胸口的刺刀並未致命。挑到懸崖下後,任雙妮不敢吭聲,躺在母親的腿上,只聽見上面有槍響。“他們是上午來的,下午四五點鐘走的,天黑以後,又來了兩個日本兵複查。”任雙妮說,一直等到晚上,父親才用被子把她抱回了家,八路軍的軍醫給她治療了傷口,從槍眼裡取出多塊碎骨頭,三四天以後村民才敢上山收屍。根據後來的統計,當天有36人慘遭殺害。當時,南就水村總共31戶,125口人,在此次“掃蕩”中遇難的有15戶,共46口人,其中3戶被殺絕。
  在這次慘案中,幸存的還有任雙妮的老伴和今年88歲的甄大貴,只要提起當年的事,甄大貴就渾身哆嗦,說不出話來。
  把真相告訴更多的日本百姓
  在這些老人的眼中,日本軍人的暴行刻骨銘心,即使面對訪華團的成員也難以平靜。松岡環真誠地對老人們說:“我們是日本的良心,要尊重歷史,把日本歷史教科書中沒有的東西,將來整理成書,告訴更多的日本百姓。”
  中川春香曾經在陝西留學,這次的南就水之行讓她感觸頗深。“沒想到這麼殘酷,日本的教科書中侵略中國的歷史寫得不多,大部分比較籠統。”中川春香說,回去要把這段歷史轉達給更多的人。
  (原標題:日本民間組織走訪邢台“南就水慘案”幸存者)
創作者介紹

花市

xv98xvbb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